文化語言

文化語言

 

古埃及文獻資料反映了埃及語言和人民的高度文化性。德國埃及學家阿道夫·埃爾曼(Adolf Erman)在他的著作《 古代埃及文學(The Literature of the Ancient Egyptians)》(第xxiv頁)中寫道:

當我們追溯到遠古時候,埃及的語言符號是嘔心瀝血之作。它有豐富的隱喻和修辭,是一種“文化語言”,體現出書寫者的“組織和思考”

英國埃及學家艾倫·加德納在他的書《埃及語法Egyptian Grammar )》[第4頁]中寫道:

這個語言的特點之一是簡明扼要;短語和句子簡潔而切中要害。紛繁複雜的組織構造和冗的長句很罕見,僅在某些法律文件中得見。埃及語詞彙非常豐富。埃及語清晰明瞭得益於嚴謹的詞序…

古代埃及著作中發現的科目門類涉及面廣泛,包括:

1.  宗教和殯葬事務

2. 商務和法律記錄

3.  科學文獻/文件(如數學教學)

 4. 天文觀測

5.  醫療工作

6.  智慧文學

7. 靈性療癒

8. 信件

9. 詩歌,歌詞和讚美詩

10. 魔術

11. 埃及的故事

12. 旅遊

因為古代埃及人未對神聖和世俗進行區分,對埃及文獻的解讀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參與者的態度。不了解背景的西方學者會(並已經)做出無用的解讀,而那些真正深入研究的人將會對同一文本做出截然不同的解釋,充分展現出埃及人的學識和教化。

埃及人通過發明出色的書寫材料和書籍,能夠書寫記錄下生活的各個方面。他們使用皮革、石頭、木頭和紙莎草等作書寫材料,與米諾斯人-邁錫尼人、巴比倫人等文明不同,後者只能在粘土上刻寫符號,呈現出大煞風景的粗糙的楔形文字。

古埃及人通過將一張張莎草紙疊在一起製成書籍;大部頭的手稿達65和130英尺(20和40米)。埃及人還以木板為書寫平面,使用經久耐用的筆和墨書寫。這些寫作表面和工具之豐富,使得書記員們可以書寫出清晰、優雅、圓潤、穩固的符號。使用筆(而不是尖頭的工具)更易書寫出圓形的字母。

(關於本章主題的更多資訊,請閱讀莫斯塔伐·葛達拉的四篇出版物,內容如下:

—《古埃及字母順序創作週期(The Ancient Egyptian Alphabetical Letters of Creation Cycle

—《古埃及通用寫作模式(The Ancient Egyptian Universal Writing Mode)》

—《古埃及母音語言與音樂方面(The Musical Aspects of The Ancient Egyptian Vocalic Language)》

—《埃及象形文字抽象語言(The Egyptian Hieroglyph Metaphysical Language)》)

 

[摘錄自 古埃及文化探秘,第二版 寫的 莫斯塔伐•葛達拉(Moustafa Gadalla)]

在 https://egypt-tehuti.org/product/%E5%8F%A4%E5%9F%83%E5%8F%8A%E6%96%87%E5%8C%96%E6%8E%A2%E7%A7%98/

—————————————————————————————————————

購書專賣店:

a-可從亞馬遜獲得印刷平裝書。

——————-
b- pdf格式可在..。
一-我們的網站
ii-google books 和 google play
—–
–莫比格式可在..。
一-我們的網站
ii-amazon
—–
d- epub格式可在..。
一-我們的網站
ii-google books 和 google play
ii-ibooks、kobo、b & n (nook) 和 smashwords.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