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進的埃及醫學圖書館

先進的埃及醫學圖書館

 

1.國際聲望

今天人們熟悉的處方符號「Rx」就起源於古埃及。西元二世紀,蓋倫用神秘的符號給他的病人留下印象。 他從埃及的寓言中借鑒了荷魯斯之眼。故事講述了荷魯斯如何擊敗他的叔叔塞特為父親報仇。在戰鬥中,荷魯斯的眼睛被撕成碎片,後來托特(特胡提)治癒了荷魯斯。

埃及的眼睛符號逐漸演變成今天熟悉的處方標誌「Rx」,無論使用甚麼語言,這個符號世界各地都通用。

許多埃及的治療方法和處方已經通過普林尼、第奧斯克里德斯(Dioscorides)、蓋倫和其他希臘作家的著作傳到了歐洲。

沃倫·道森(Warren R. Dawson)在《埃及的遺產The Legacy of Egypt)》一書寫道:

古典作家的作品… …往往只是古代醫學知識到達歐洲的墊腳石除了直接借用的以外… …我們最早的醫學書籍、第一次解剖學觀察、第一次外科手術和用藥、首次使用夾板、繃帶、壓迫物等器具以及第一個解剖和醫學詞彙… …都來自埃及。

顯然,埃及人的醫學在外國受到追捧。希羅多德告訴我們,塞魯士和大流士(Darius)都到埃及學過醫療。在以後的時間裏,他們的高水準聞名遐邇:阿米亞努斯(Ammianus)說,對於一名醫生來說在埃及學習的經歷就是獲得舉薦的資本。普林尼也提到有從醫人員從埃及到羅馬。

對外國觀察家特別是希臘人和羅馬人來說,埃及人對健康的關注是令人震驚的。普林尼認為,醫生多意味著埃及人患病多—這個邏輯很矛盾。另一方面,希羅多德說,沒有比埃及人更健康的人了。

 

2. 醫學專業

內科

考古發現確定了一百多名醫生的姓名和名稱,有足夠的細節來揭示醫學實踐的整體情況。伊姆霍特普(Imhotep,第三王朝)的名字已經與埃及醫學永遠聯繫在一起,後來被神化並與希臘治癒之神艾斯庫累普(Asklepios)齊名。

早在古王國時期,醫學職業就已高度組織化,醫生們擁有各種職級和專業。普通醫生位居監督醫生、主管醫生、資深醫生和醫生檢查員之下。也有了內科醫生和外科醫生之分。

每個醫生都訓練有素,並且只在他的專業領域執業。埃及醫生非常專業,希羅多德指出,他們不允許在自己專業領域之外行醫。

有眼科醫生、腸道專家(肛門監護)、專門治療內部疾病、瞭解體液秘密的內科醫生、鼻科醫生、上呼吸道疾病醫生、腹部醫生和牙科醫生。

行為與實踐

一些手術工具和儀器在陵墓和寺廟都有記述,如

  • 塞加拉安克瑪霍(Ankh-mahor)墓中包含了許多獨特的醫療和手術器具。這其中包括一把燧石刀,被某些人認為是其遠古起源的證據。最近的外科研究證實了這種燧石器具的時代久遠。已經發現,對於某些神經和眼睛的手術,最好的鋼也不能與黑曜石的品質匹配,並且古老燧石刀的升級版正重新風靡。
  • 在科翁布(Kom Ombo)寺廟外廊牆上,刻有一手術箱浮雕。箱子裡有金屬剪刀、手術刀、鋸、探針、刮鏟、小鈎和鑷子。

古代埃及人動外科手術,甚至早在前王朝時期。發現的木乃伊頭骨切口十分乾淨利索,表現出高水平的腦外科手術。發現的大量頭骨表明手術的性質;有的切下頭骨部分已經與母骨結合在一起,證明患者在手術中倖存了下來。

雖然沒有木乃伊有外科創傷的報告(除了防腐處理切口外),史密斯紙草文稿有十三處提到“縫合”,紙莎草書也提到了用亞麻製成的膠帶將傷口合到一起。亞麻也可用於包紮、結紮和縫合。針可能是銅的。

埃及醫生區分無菌(清潔)傷口和感染(化膿性)傷口。前者書寫時用的限定詞是「血液」或「粘液」,後者書寫時用的限定詞是「臭味流出」或「排泄物」。 羱羊油、冷杉油和碎豌豆混合物是用作清潔感染傷口的軟膏成分。每個寺廟都有一個全面的實驗室,用於製作和儲存藥物。

當第一份埃及醫療紙莎草書被德國學者解密時,他們震驚了。他們稱埃及醫學為「污水藥理學」,因為埃及人通過使用糞便和類似物質治療各種炎症、感染和傷口。

近幾十年來,後來發明的青黴素和抗生素使我們意識到,古埃及人應用的正是基本的、有機的治療法。過去被德國人稱之為「污水藥理學」的,最近被認可為「現代醫學」。此外,埃及人知道不同類型的抗生素。他們的處方要求特定類型的抗生素要對症特定疾病。

學者們研究古埃及雕塑裝飾中眼睛的鑲嵌技巧時,得出的結論是埃及人不僅瞭解眼睛的解剖結構,還瞭解其折射特性。通過借助石頭和晶體組合(一隻眼可用上四種不同類型),埃及人類比出眼睛的組織。實際上,當給這些埃及雕像拍照時,那些眼睛看起來就像真的一樣。

 

3. 醫學圖書館

公元前200年生活在亞歷山大的克雷芒(Clemens Alexandrinus)認為,埃及早王朝時期祭司們把他們的知識全部記錄在42本聖書中,這些聖書被保存在寺廟裏,並在宗教遊行時隨行。其中六本書全部在講醫學,具體涉及解剖學、一般疾病、手術、治療、眼疾和婦科疾病。

有一些醫療文獻歷經滄桑倖存下來。它們包含治療肺、肝、胃和膀胱疾病以及頭部和頭皮的各種病痛的處方(包括防脫髮或變白的配方)。還包含治療風濕性關節炎和婦科病的處方。

處理非物質疾病的其他一些埃及紙莎草書被西方學術界稱為「神奇紙莎草」。以下是主要醫療藥物的概述:

愛德文•史密斯紙草文稿Edwin Smith Papyrus

《愛德文•史密斯紙草文稿》的歷史可追溯到公元前1600年左右。文字中有古王國用詞出現,表明紙莎草書的文字是從更古老的來源複製而來,最早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500年左右建金字塔之時。

這是世界上最早的外科書。它共有48例創傷性外科病例,從頭部向下直至下肢井井有條。

每個病例之前都有一個簡要標題介紹診斷彙總,然後是詳細診斷、一個簡短明了的預後,有時候是治療方法。

診斷是在非常精確的觀察之後做出的。結論中提出了三種可能性:醫生可能會完全成功,可能有部分成功機會,或者他根本就沒有任何機會。在這種情況下他也無能為力。

技術有多種多樣,像骨折適當固定、夾板的使用、傷口縫合。有一種粘性膏藥對斷骨有奇效。許多木乃伊可見到完全癒合的骨折之處。

在這部紙莎草書開頭幾句最引人入勝:

用手指計數任何部分以識別心臟的狀態。有血管通往身體的每一個部位當一個塞赫邁特Sekhmet祭司一個醫生 把手指放在頭上 在兩隻手上到心臟部位 它發聲 在每個血管裡在身體的每一部分。

這部醫學紙莎草書證明埃及人瞭解心臟與血液循環的關係,認為心臟是體內的生命之源,他們感受脈搏並計數,與自己的脈搏比較。

埃及人還認為,所有“身體內的汁液”都流經從心臟向外發散的管道,並彙集於肛門,從而可以再次分配到身體各部位。 空氣、血液、尿液、粘液、精液和糞便在這個系統裡流動,通常是和諧的,偶爾的失控會導致疾病。

《史密斯紙草文稿》包含著可能是首個對人腦描述的記錄:

當你檢查一個男人……頭上的傷口深達骨頭他的頭骨破碎破碎的開口下是他的大腦……注入金屬後溝回升起。 有東西在那……在你的手指下顫抖擺動著像在一個孩子還沒有長硬的頭上的軟點……血液從他的兩個鼻孔流出。

現代神經學成就證明,埃及人詳細瞭解神經系統的運作,瞭解大腦區域與人的行為之間的關係,即這些區域如何控制身體功能。

《埃伯斯醫學紙草文稿Ebers Medical Papyrus

埃伯斯醫學紙草文稿》起源時代約為公元前1555年。被認為是解剖學和藥學教學手冊。它包含876種治療措施,並提及醫療中使用的500種不同物質。

埃伯斯紙草文稿》描述了胃痛、咳嗽、感冒、叮咬、頭痛和疾病的治療和處方、肝臟不適、燒傷和其他傷口、瘙癢、疙瘩、囊腫和類囊腫等、手指和腳趾的病痛、靜脈、肌肉和神經中的創傷和疼痛、舌頭疾病、牙痛、耳痛、婦科疾病、美容製劑、家用殺蟲防蟲劑、關於心臟和靜脈的兩本書,以及腫瘤診斷等。

柏林紙草書Berlin Papyrus

《柏林紙草書》的年代在公元前1350年至公元前1200年。

內容涉及分娩和嬰兒。

它包含孕檢,認為尿攜帶妊娠因子。將一些小麥和大麥浸在孕婦的尿液中。如果小麥發芽生男孩,如果大麥發芽生女孩。

1963年,加留恩奎(Ghalioungui)發現,雖然來自未懷孕婦女的尿液阻止(現代)大麥和小麥的生長,但是也證明不可能由兩種糧食的生長率判斷未出生孩子的性別,可能是因為穀物和古埃及的土壤都是不同的。無論如何,埃及人認識到尿液攜帶妊娠因子的事實是顯而易見的。標準可靠的尿液孕檢方法直到1929年才出現。

令人吃驚的是這個埃及檢測方法傳到了歐洲,因為在17世紀一本充滿奇思妙想的書中,彼得·博耶(Peter Boyer)寫道:

在地上挖兩個洞,將大麥投入一個洞中,將小麥投入另一個,然後倒入孕婦的尿,再用土覆蓋。如果小麥先於大麥長出,那將是男孩,但如果大麥先出現,那麼你應該是生女兒。

另有一本英文小冊子叫做《經驗豐富的助產士The Experienced Midwife》,這個測試出現了一個稍作修改的版本。

赫斯特紙草The Hearst Papyrus

年代在公元前約1550年,似乎是執業醫師的指導方針。它包含超過250個處方和記述,並且有一部分是關於骨頭和叮咬、手指疼痛、腫瘤、燒傷、婦科、耳朵、眼睛和牙齒疾病的。

 

4. 治療與處方

古埃及人完全瞭解草藥和天然療法的用途,它們完善了屍體的防腐程序,這是現代人仍無法超越的壯舉。

埃伯斯醫學紙草文稿》和《赫斯特紙草》以及其他醫療書中的各種處方是相當合理的,並且應用了天然物質來緩解症狀。這些處方是基於對人體一般生理特性和植物、動物、礦物質對人體作用的認知。

僅《埃伯斯醫學紙草文稿》就包含了876種治療措施,提及醫療中使用的500種物質。它給出了許多治療處方的成分,包括植物、礦物質和動物源組成的膏藥、香膏和軟膏。

這些成分有碾碎的、有經煮沸或混合的。有些要用纖維織物過篩或用清水、啤酒、葡萄酒、油或牛奶稀釋。

從《埃伯斯紙草文稿》中,我們得知有一個處方可能包含多達35種物質。

處方給藥有多種不同形式,可能是飲料或藥丸,也可以是按摩油或熱敷劑。有些處方藥物是吸入的。

他們非常仔細地稱重和計量處方藥物。

藥物的劑量根據患者的年齡、體重和性別而異。

藥用植物是廣為人知。那些埃及本地沒有的用藥植物是從國外進口的。冷杉來自敘利亞和小亞細亞,其刺鼻的樹脂作為抗菌劑和防腐材料是無價之寶。冷杉油可作為驅蟲劑和清潔感染傷口。來自東非的蘆薈過去常用於「排除鼻腔粘液」,肉桂是一種不可或缺的成分,用於牙齦潰瘍和做香料。

蜂蜜是大多數治療藥物中的重要成份。蜂蜜高度抗菌。由於存在稱為抑制素的殺菌酶,它也起到抗生素的作用。在現代研究中,蜂蜜被證明對葡萄球菌、沙門氏菌和念珠菌有效。它也用於治療手術傷口、燒傷和潰瘍,具有比常規治療更快的癒合效果。

另一種叫蜂膠(蜜蜂膠)的蜂產品是由蜜蜂利用植物汁液生產的硬質樹脂材料,被蜜蜂用來封堵蜂巢裂隙。蜂膠也具有抗生素和防腐性能。一隻三千年前爬上古埃及蜂房的小老鼠被發現保存完好,被蜂膠覆蓋,沒有腐化分解的跡象。

啤酒被提及作為許多藥物的溶劑,也是一種受歡迎的健康飲品。

他們知道酵母的好處並善加利用,將其原料煮沸和用於潰瘍,並吃下酵母以治療消化系統疾病。酵母還含有維生素B以及抗生素物質。

早前我們提到在古埃及使用抗生素治療傷口或爛瘡。

總而言之,古埃及的醫療產品是高度先進和令人讚賞的,普林尼經常在他的著作裡提到這一點。

荷馬在《奧德賽》中描述了索尼斯(Thonis)的妻子波魯丹娜(Polydamna)在埃及時為海倫(Helen)提供了許多有價值的藥品,

一個土地肥沃、盛產藥物的國家有的藥有益有的藥有害在那每個醫生都擁有比其他人豐富的知識。

 

[摘錄自 古埃及文化探秘,第二版 寫的 莫斯塔伐•葛達拉(Moustafa Gadalla)]

在 https://egypt-tehuti.org/product/%E5%8F%A4%E5%9F%83%E5%8F%8A%E6%96%87%E5%8C%96%E6%8E%A2%E7%A7%98/


購書專賣店:

a–亞馬遜提供印刷平裝書。

——————-
b– pdf格式可在..。
一-我們的網站
ii-google books 和 google play
—–
–莫比格式可在..。
一-我們的網站
ii-amazon
—–
d- epub格式可在..。
一-我們的網站
ii-google books 和 google play
ii-ibooks、kobo、b & n (nook) 和 smashwords.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