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的古埃及定居點

世界各地的古埃及定居點

 

埃及是古代最優秀、人口眾多、舉世聞名的國家,狄奧多羅斯卷I [31, 6-9]中是這樣描述的,

從人口密度上,埃及遠遠超過世界上以前所有已知有人居住的地區,甚至時至今日也被認為無出其右者… …據說,總人口過去曾達約七百萬,而且這一數字一直保持至今。

希羅多德認為,在阿瑪西斯(Amasis)統治時期,埃及已經有20,000個人口稠密的城市。狄奧多羅斯記述有18,000個大的村鎮;他還說,在托勒密•拉格斯(Ptolemy Lagus)時期,這個數字超過30,000。約瑟夫斯(Josephus)估計,韋斯巴薌(Vespasian)統治時期,尼羅河谷的人口在750萬,再加上亞歷山大約有800,000人口。

表面上看,古埃及人似乎與世隔絕,被沙漠包圍在狹長的尼羅河谷地帶。然而,埃及人與其它國家的接觸往來就一直沒斷過。古典作家如普魯塔克(Plutarch)、希羅多德和狄奧多羅斯等人介紹了古埃及是如何和平地走出去僑居於世界各地的。狄奧多羅斯卷I[29, 5]中寫道:

總的來說,埃及人說,由於他們以前的國王英明睿智再加上人口過度稠密,他們的祖先向世界許多地方殖民;

狄奧多羅斯卷I [28, 1-4],講述了一些埃及在亞洲和歐洲和平殖民的故事:

大量的殖民從埃及向全世界蔓延。例如,帶領殖民去巴比倫的是貝魯斯(Belus),他被認為是波塞冬(Poseidon)和利比亞(Libya)的兒子… …
 … …他們還說,那些隨著達那俄斯(Danaus)出埃及的人,定居於希臘最古老的城市阿爾戈斯(Argos,而且位於阿拉伯和敘利亞之間的猶太人和蓬托斯(Pontus)的科爾基斯( Colchi)的國度是由來自他們國家的一些移民建立的定居地 … …

靠著移居亞洲和歐洲的埃及殖民者的睿智,他們在新的定居國發揮了巨大作用。狄奧多羅斯卷I [28,6-7],談及了埃及殖民者作為這些新殖民地統治者所發揮的重要作用:

此外,他們說,一些雅典統治者是埃及後裔。譬如,皮特斯(Petes)(在《伊利亞特》[2. 552.]中被称为皮楚斯Petrus 米那索斯(Menestheus,參加了對特洛伊的遠征的父親,很顯然是埃及人,後來成為雅典人並獲得王權。

狄奧多羅斯在卷I [29, 1-5]還說:

他們繼續道,厄瑞克透斯Erechtheus同樣如此,他生為埃及人,成了雅典王… …厄瑞克透斯通過他與埃及的種族關係,從那裡給雅典帶來了大量的糧食,作為回報,得到了幫助的人們讓他們的恩人當了王。在他得到王座之後,他在埃萊夫西納(Eleusis)建立了司掌農業之神得墨忒耳(Demeter)的創始禮並且制定了神秘禮儀,引入埃及的儀式… …雅典人和埃及人以同樣的方式祭祀和遵守儀式… …

… …掌管阿提卡(Attica)的重要宗教儀式;這些埃及祭司在隊伍中護送小神龕。他們是向伊西斯( Isis)宣過誓的希臘人,他們的相貌和舉止都很像埃及人… …

希羅多德(西元前500年)說,他來自一個叫哈利卡那索斯(Halicarnassus)的多利斯小鎮。他《歷史》卷6[53-55]明確地指出多利斯人和埃及之間的聯繫:

 [53]… …從這裡再向上,如果從阿克裡西歐斯(Acrisius)的女兒達納耶(Danaë溯的話,則可以看出多利斯人的首領都是道地的埃及人。

[55]這些事情就說到這裡為止了。但是其他的人們還提到,是什麼理由而且由於什麼功業,這些埃及人竟成了多斯人的國王。因此這裡我就不再講了。我要講的則是別人沒有提到的事情。

希羅多德在[55]中指出,這一事實在他那個時代(西元前500年)是共識,無需解釋。關於多利斯人和埃及人之間的其它聯繫,希羅多德倒是數次提及,如在《歷史》卷2[91]中。

最後,要注意的是,古埃及人的記載(以及其他地區的記載)中載有世界上無數個地名,我們現在已經無法識別。地名、族群和國家在不斷變化。例如,100年前的歐洲國家名字,對於現在的大多數歐洲人來說是認不出來的。從現在起再過幾個世紀,當這些記載最終消失的時候,這些國家的名字將完全無人所知。

在世界上許許多多的地方,有談及有著棕褐色皮膚的人們曾在全世界各地區起過啟蒙作用。他們被描述為:

1. 有著“東方”淵源和特徵。

2. 不好戰,和平地安居於當地人中間。

3. 冶金技術高度發達,製造出大量的金屬製品。

4. 高度組織化且很有管理才能。

5. 旱耕和灌溉技術等高度發達。

6. 富有經驗的建設者和工匠,建造了巨石墓葬等。

7. 有靈魂信仰的虔誠宗教信徒。

上述這些描述只適用於一個國家—埃及。結合地中海盆地的所有人民口口相傳的傳統、民族歷史和考古證據(主要定居地的年代、陵墓、採礦活動等等),可以看出新來的文明人只可能來自尼羅河谷。

來自埃及的移民分為幾個波次。與古埃及發生的事件息息相關。一些人在鼎盛時期離開是為了進行商業往來。大部分人的離開發生在困難時期。

關於埃及向撒哈拉以南地區和非洲內陸移民的情況,可參閱莫斯塔伐•葛達拉寫的《流亡的埃及人:非洲的心臟(Exiled Egyptians: The Heart of Africa

關於埃及向伊比利亞半島移民的情況,可參閱莫斯塔伐•葛達拉寫的Egyptian Romany: The Essence of Hispania

 

[摘錄自 古埃及文化探秘,第二版 寫的 莫斯塔伐•葛達拉(Moustafa Gadalla)]

在 https://egypt-tehuti.org/product/%E5%8F%A4%E5%9F%83%E5%8F%8A%E6%96%87%E5%8C%96%E6%8E%A2%E7%A7%98/


[ 摘錄自摘錄  Egyptian Romany: The Essence of Hispania 寫的 莫斯塔伐•葛達拉(Moustafa Gadalla)]

埃及羅姆人: 伊斯帕尼亞的本質, 第2版。

查看圖書內容 https://egypt-tehuti.org/product/egyptian-romany-essence-hispania-2nd-ed/

————————————————————————————————————————-

購書專賣店:

a-可從亞馬遜獲得印刷平裝書。

—————-
b- pdf格式可在..。
一-我們的網站
ii-google books 和 google play
—–
–莫比格式可在..。
一-我們的網站
ii-amazon
—–
d- epub格式可在..。
一-我們的網站
ii-google books 和 google play
ii-ibooks、kobo、b & n (nook) 和 smashwords. com